当前位置:主页 > 公司新闻 >

五条创新路径深化改革

  具体来看,上海推进改革开放再出发需要重点考虑以下几个方面:
  一是理念创新,重点是发展理念的创新。
  上海应确立高质量发展包括但不等同于增长速度的观念,同时要走出经济增速下滑即伴随发展质量提高的误区。我们要在经济发展中,着力通过质量变革、效率变革、动力变革来提高全要素生产率。为此,需要加强产权保护、深化要素市场化改革、改善营商环境,为全要素生产率提高创造更优越的制度条件。
  一般认为,规范化、便捷化的营商环境会通过激发企业活力而推动高质量发展。为此,应当加快促使管理思维转向服务思维,通过规范政府行为、提高行政效力来破解企业经营中面临的普遍制度难题。
  二是战略创新,重点是基于区域概念内涵变化形成新战略。
  针对美国等发达国家贸易保护主义抬头、大国之间产业制高点竞争渐趋加剧、“全球城市”竞争日趋激烈的情形,上海在科学研判全球化态势的基础上明确“卓越的全球城市”定位,着力提升城市能级和核心竞争力,特别是将提高全球金融配置能力、打造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创中心作为全球城市建设的核心任务。
  考虑到产业链附加值存在的“微笑曲线”,上海在率先推动制造业转型升级、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、现代服务业能级提升的基础上进一步推动产业融合,促使金融产业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,增强产业体系的国际竞争力和域内辐射力增强。现阶段,上海正在推进“上海服务”“上海制造”“上海购物”“上海文化”四大品牌建设。这是推动产业融合、提高综合实力的有力举措,将对上海建成卓越的全球城市发挥重要支撑作用。
  基于长三角一体化和长江经济带战略,上海一方面基于发展落差积极采取纵向协调措施,另一方面基于结构互补积极采取横向关联举措。
  特别是,上海、江苏、浙江、安徽三省一市应积极顺应要素流动和产业梯度转移趋势,加强信息交流、政策协调,促使长三角一体化在内涵上不断扩展、在层次上不断提升。
  三是制度创新,重点领域包括自贸试验区先行先试、国企改革等。
  上海应进一步发挥自贸试验区的先行先试功能,着力提高贸易和投资的自由化、便利化程度,积极争取和布局自由贸易港建设,依托政府效能提高和“政府—市场”关系优化形成对外开放新格局。
  同时,应立足公有制经济占比较高的实际,积极推进国资管理系统改革,稳步推进员工持股、交叉持股等混合所有制改革,为新时代国企改革提供新思路; 应依靠城乡一体化程度较高等有利条件,配合美丽乡村建设,推进农村耕地、宅基地和集体资产改革,通过土地制度变革来提高农村整体要素配置效率,率先探索城乡融合发展、推动乡村振兴的体制机制。
  四是技术创新,重点是走出将研发投入强度等同于创新的误区。
  技术创新不仅是研发投入经费增长的过程,而且是要素市场化程度提高、知识产权保护强化、产品市场需求扩大的过程。现阶段,上海必须走出将研发投入强度等同于创新的认识误区,必须坚持市场导向和企业家思维。
  政策的核心是激励企业家推动创新,而不是替代企业家实施创新。政府不应替代企业以工程师思维设计新产业,而必须立足于企业家的创新经营活动形成新产业形态。
  此外,还可以通过分配体制改革来放大市场需求,通过加快要素市场化改革来优化市场秩序,通过发展多类型金融市场体系来提供风险分散渠道。
  五是政策创新,重点是在结构协同和功能互补中推动组合型政策创新。
  例如,构建大都市现代农业,需要将乡村旅游、休闲农业、休憩林业等资源和政策整合起来,需要强化不同政府机构之间的信息沟通和政策协同。同时,需要考虑农业服务化中的土地、资本等政策支持,特别是资本要素下乡的问题。但通常来说,资本下乡会带来农村土地的社会保障功能减弱。这意味着,农业农村发展政策应与城乡公共服务政策、新型职业农民的形成等相配套,才能取得理想效果。
点击次数:  更新时间2018-07-17  【打印此页】  【关闭